達里電視主持人:阿富汗現在將看到「純正的基督教」

隨著衛星事工成為塔利班統治下接觸當地信徒的少數途徑之一,SAT-7的阿富汗牧師反思了美軍撤離對福音的影響。

JAYSON CASPER(https://www.christianitytoday.com/news/search?type=author&key=Jayson%20Casper&db=true&searchall=on

2021年8月30日

Dari TV Host: Afghanistan Will Now See ‘Pure Christianity’

圖片:SAT-7提供

肖伊布-埃巴迪(Shoaib Ebadi)

阿富汗和其鄰國伊朗共用波斯語。現在,塔利班將再次從喀布爾進行統治,這兩個國家是否也會開始共享一個屬靈軌跡?

1979年,伊朗的沙赫(shah,王)在一場伊斯蘭革命中被推翻。隨後的鎮壓結束了西方基督徒在該國的存在。然而,今天的伊朗教會是世界上增長最快(https://www.christianitytoday.com/news/2020/september/iran-christian-conversions-gamaan-religion-survey.html)的教會之一,因為毛拉的無情導致許多人對伊斯蘭產生反感,一些人找到新的、在耶穌裡的信仰。

衛星電視事工在伊朗傳播福音方面發揮了巨大的作用,並在今天繼續跨越邊境在阿富汗傳播福音。基督教事工SAT-7(http://sat7usa.org/)於2002年開始用伊朗的波斯方言法爾西語(Farsi,波斯語)進行廣播,2010年,肖伊布-艾巴迪開始用阿富汗的波斯方言達里語(Dari)進行首次預錄節目。他的節目《生活的秘密》(Secrets of Life)於2014年上線,如今全國各地都可以收看。

現年55歲的埃巴迪出生於阿富汗,但在1999年作為難民在巴基斯坦成為了一名基督徒。次年,他移民到加拿大,如今是Square One World Media(http://squareoneworldmedia.com/)的負責人,以各種語言在世界各地製作基督教媒體。

他向「今日基督教」(CT)講述了阿富汗教會的歷史、美軍對教會的影響,以及他希望「純正的基督教」現在可以在他的祖國得到注意。

一些統計數字(https://web.archive.org/web/20091130031916/http:/www.state.gov/g/drl/rls/irf/2009/127362.htm)表明,阿富汗的基督徒人數為8,000人。你能給我們介紹一下教會的歷史嗎?

在沙赫時期,喀布爾有一座1970年建造的新教教堂建築,但在1973年君主制被推翻時被毀。天主教徒從1933年起在意大利大使館有一座教堂。但這些教堂只為外國公民服務,不為阿富汗人服務。

1950年代有少數信徒,因為美國專業人士來到阿富汗,開設了一家眼科醫院和一所技術學院。後來,在20世紀90年代,織帳棚的傳教士作為英語教師和非政府組織工作人員來到這裡。而我在巴基斯坦參加了一個約有30-40名阿富汗信徒的團契。大多數人最終去了西方。

這些人可能是現代社會中第一批認識基督的阿富汗人,但只有神知道。

那麼,在2001年美國人到來之後,阿富汗教會是如何發展的呢?

一些來自巴基斯坦的信徒,以及其他逃到伊朗的難民,在美國人進來後又回到了阿富汗。而其他與軍人分開的傳教士也來傳播神的話語。信徒們組成了團體,但是在外國人的領導下。聖誕節的聚會可以達到150人。

但在2006年,阿卜杜勒-拉赫曼(Abdul Rahman)的案件獲得了國際關注,因為他因皈依基督教而受到死刑的威脅。天主教會幫助他獲得了庇護。而在2010年,截肢者賽義德-穆薩(Said Musa)因其信仰而被捕,但國際社會幫助他來到了加拿大。

然後在2014年,北約結束了在阿富汗的正式行動,當他們離開時,大多數外國基督徒工作者也離開了。一些聚會消失了,財政援助也結束了。但是其他信徒主動領導教會,福音開始傳播,特別是在哈扎拉(Hazara)少數民族中。

阿富汗教會的民族構成是怎樣的,為什麼哈扎拉人-約佔人口的十分之一-更加開放? (阿富汗人中的大多數是普什圖人,其次是塔吉克人、哈扎拉人和其他民族。)

大概有一半是哈扎拉人,然後30%是塔吉克人,20%是普什圖人。哈扎拉人(作為一個民族)是什葉派,在阿富汗不同的沙赫和國王的統治下受到迫害。但什葉派的伊斯蘭形式也有一個犧牲的概念,即有人為他人獻出生命。因此,當他們被介紹到耶穌的犧牲時,燈就會亮起來。

你們的節目是如何在阿富汗服侍的?

因為沒有正式的教會,我們試圖為信徒提供一個小時的聚會。前10分鐘專注於一個有影響力的故事,與一個社會或政治問題有關,提出一個聖經的觀點。我們播放敬拜的歌曲,我們禱告,並介紹聖經的教導。在整個過程中,我們接受聽眾的現場電話,不加過濾。

上周,一位信徒從阿富汗境內打來電話,告訴我們他患了情緒病,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們傾聽,與他們一起禱告,並讓他們與我們的跟進團隊聯繫。而有時非基督徒只是打電話來爭論。

但是現在塔利班控制了局面,我們將成為基督徒最後可用的資源之一。他們會開始過濾社交媒體和互聯網,但他們不可能僅封鎖衛星電視的一個站。

你會如何描述阿富汗教會目前的心理狀態?

現在非常困難。恐懼佔主導,信徒們認為他們會成為下一個目標。許多人正試圖離開,有些人正從國際組織獲得幫助。但是要讓8,000人離開阿富汗是不可能的。有些人正在轉入地下,我們聽到報告說,有些人正在向山區進發-冬天就要來了。

但是靠著神的恩典,他們將能夠繼續在塔利班手下生活,成為鹽和光。

你建議我們(美國人和其他外國基督徒)如何幫助他們?

首先是祈禱。但他們也需要支援,無論是經濟、精神、情感,還是簡單的疏散。他們非常需要。

但是我的另一個請求是把消息傳出去。

當塔利班挨家挨戶調查時,他們問的第一件事是是否有記者住在那裡。但是,他們問的第二件事是這戶人家是否有「大」手機-意思是智能手機。他們害怕媒體,因為媒體會記錄他們正在做的事情。

作為基督徒,我們需要報導發生在信徒和其他所有人身上的真相。

你能把今天的情況與1979年伊朗沙赫倒台時相比嗎?從那時起,伊朗的基督徒人數急劇上升。我們可能會在阿富汗看到類似的情況嗎?

當時伊朗的基督徒比今天阿富汗多。那裡有教堂、牧師和傳教士。而對他們的鎮壓也很厲害。

但是一個很大的區別是媒體。那時候,只有英國廣播公司電台。但是今天,如果塔利班做了什麼事,人們會馬上聽到,因為年輕一代和婦女會做出反應。我認為塔利班將很難像以前那樣進行統治。

但另一個不同之處是,美軍的長期存在使許多阿富汗人將基督教與西方文化聯繫在一起,隨之而來的是同性戀和賣淫,這是對當地價值觀的挑戰。

現在,他們將看到伊斯蘭的另一面,即殘暴和殺戮的一面。

但他們也將看到基督教的另一面。在塔利班憎恨他們的敵人時,我們看到了美國軍隊盡其所能撤離阿富汗人的畫面,包括用飛機裝下遠遠超過其容納能力的人。而且他們還看到了士兵們的善良,他們抱著嬰兒,幫助一位懷孕的母親分娩。

阿富汗也需要經濟援助,這將打開邊界。基督徒將來自巴基斯坦、伊朗和中亞國家。人們將看到基督教對人道主義的重視,因為他們幫助支援他們,成為無聲者的代言人。

美國的軍事存在對阿富汗整體而言是幫助還是傷害?

在他們的監督下,阿富汗政府開放了公民社會。女孩回到了學校,數百萬人從教育中受益,婦女參與到生活的各個方面。出現了民主和其他自由的跡象,特別是與鄰國相比。

但也有一些領域,美國軍隊產生了災難性的影響。

2001年,阿富汗生產了世界鴉片供應量的[一小部分]。20年後,它是80%,有200萬阿富汗人上癮。而腐敗成為一種生活方式,因為軍閥們得到金錢來維持和平。一位信徒告訴我們,僅僅為了獲得正常的文件,他就必須支付幾百美元的賄賂。

所有這些都是在國際社會的監督下發生的。

而在英國和蘇聯時期就存在的種族衝突,在美國人的統治下繼續存在,因為普什圖人得到了最好的職位。然後在和平協議的最後,美國人從監獄中釋放了5,000名塔利班成員和其他恐怖分子。

可以理解為什麼阿富汗人沒有為他們的政府而戰。美國是公民社會的導師,但後來與敵人達成了協定。人們就這樣失去了動力。他們感到被拋棄了。

這段歷史如何影響到福音的未來前景?

我們必須歸功於主。祂在困難的環境中工作,化惡為善。盡管存在這些問題,但阿富汗境內的基督教一直在增長。但與此同時,人們看到了基督教和西方文化的混合。

展望未來,他們將看到純粹的基督教-本土基督教。國際社會可以祈禱並幫助支援。但阿富汗教會現在必須領導自己的崇拜,並給予自己的教導。神若願意,他們會摒棄分歧,在基督裡團結起來。

幾年前,我在講授寬恕,一位哈扎拉信徒告訴我,塔利班殺害了他的家人。他說,我相信耶穌,但我不能原諒他們。但後來神打開了他的眼睛,他能夠了。

然後最近在倫敦舉行的阿富汗信徒會議上,一群哈扎拉人、塔吉克人和普什圖人聚在一起,互相請求寬恕。基督教才有可能與其他民族和平共處。如果這能發生,將產生巨大的影響。

這篇文章翻譯自Jayson Casper的在線文章「Dari TV Host: Afghanistan Will Now See ‘Pure Christianity’」

https://www.christianitytoday.com/news/2021/august/afghanistan-christians-taliban-sat-7-farsi-dari.html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