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的基督徒是什麼人?

2021年9月

隨著今年8月塔利班在阿富汗重新掌權,國際新聞的焦點強調婦女和少數民族等弱勢群體,以及對過去20年在人權、教育和民主方面取得的進展可能被逆轉的擔憂。一個不太為人所知的領域,是主要由秘密信徒組成的小型本土教會的發展。我們探討他們是誰,SAT-7如何支持他們,以及我們如何在這個困難時期與他們站在一起。

一張含有 建築物, 室外, 城市, 忙碌 的圖片自動產生的描述

喀布爾市中心(Jono Photography/Shutterstock)

自20世紀中葉以來,外國基督徒一直在阿富汗從事醫藥和教育等重要領域的工作。但是,基督教媒體也極大地增加了在該國接觸福音的機會。

自2006年12月以來,SAT-7 PARS(波斯語)向包括阿富汗在內的波斯世界播出節目。SAT-7的達里語(阿富汗的波斯語版本)節目於2010年開始廣播。而在轉移到波斯世界最受歡迎的衛星平台(https://www.digitalstudiome.com/broadcast/delivery-transmission/article-10813-yahlive-dominates-in-farsi-content)後,2017年觀看的阿富汗人數量翻了一番。

SAT-7的達里語節目《生命的秘密》(Secret of Life)將有關基督教信仰和門徒訓練的教導與基督教對時事新聞的觀點相結合。達里語節目《光明之窗》(Window of Light)集中於改善家庭生活和婚姻。

 

信仰之旅

一張含有 室外, 地面, 天空, 男人 的圖片自動產生的描述

年輕的阿富汗人(照片僅供參考;歐盟公民保護和人道主義援助)

通過這些和其他SAT-7的波斯語項目,許多阿富汗人正在歸向基督並在信仰中成長。45歲的梅沙德(Mershad)就是其中之一。

「我是一個電視銷售員,」梅爾沙告訴我們:「因此,我總是開著電視,無論是在商店還是在家裡。我看到了你們的頻道,通過你們,我認識了耶穌。我很想相信祂,我已經感覺到我的心中有基督,祂引導我走向這個方向。我已經得出結論,祂是神,現在我想跟隨祂。」

另一位觀眾薩爾吉斯(Sargez)分享他如何對自己以前的信仰感到失望,並在六年前開始觀看SAT-7。他說,當主持人們平靜地回應那些致電節目的不尊重和敵對的觀眾時,他們的「仁慈和耐心」「吸引了」他。當他聯繫SAT-7的觀眾支持團隊時,他們告訴他基督是如何來的,並在十字架上背負了我們的罪和羞恥的重擔。他接受基督時,要求他們與他一起祈禱。

馬海爾(Mahyar)經過多年的尋找才來到基督面前,對於像他的許多人來說,SAT-7是一條屬靈生命線。他說:「無盡感謝所有在頻道工作的弟兄,他們通過提供教導來幫助我們,使我們能夠更好地認識主,並以正確的方式敬拜祂。」

 

秘密團契

阿富汗信徒的總人數只有神知道,但據估計,可能有8,000人之多。雖然阿富汗信徒沒有合法的教會,但小型秘密團契確實在聚會。一些人與近親和他們所信賴的人分享他們的信仰,但有可能被舉報給當局。阿富汗對叛教保留了死刑,叛教可以包括改信基督教。自2001年以來,沒有對叛教執行死刑,盡管在該國的新統治者領導下,這種情況可能會改變。

據主持SAT-7《生命的秘密》節目的阿富汗牧師肖伊布-埃巴迪(Shoaib Ebadi)(https://www.sat7uk.org/an-afghan-pastors-prayers-for-his-country/)說,阿富汗最大的信徒群體屬於哈扎拉(Hazara)族。哈扎拉族約占人口的9%,一直處於社會底層,至少已有一個世紀一直面對歧視。他們是什葉派穆斯林,阿富汗的伊斯蘭國和塔利班一些最嚴重的暴行就是以他們為目標。其中最令人震驚的是2020年5月伊斯蘭國對一家婦產科診所的兇殘襲擊。

 

質疑導致信仰

一張含有 文字, 個人, 男人, 室內 的圖片自動產生的描述

阿富汗廣播員和牧師肖伊布-埃巴迪

埃巴迪說,這種迫害「使年輕的哈扎拉人質疑阿富汗的傳統信仰,並放眼在其他信仰。他們在國家遙遠的角落從事農業或其他繁重的工作。他們被其他人拒絕的經歷,使他們學會了耐心和無私。

當他們聽到基督為他們獻出生命,表達無私的精神,這就成為他們的思想和生活的一個火花,吸引著他們去作更多學習。當他們閱讀聖經時,火花變成了火焰。他們在基督的信息中看到自己,認識這位在十字架上獻出生命的救主。主作工,打開了他們的心。

雖然許多人教育程度低,但他們按其教育程度閱讀聖經,在經文中看到自己,並被吸引去相信耶穌基督。」

 

新的恐懼和不確定

然而,今年夏天,餘下的美國和北約部隊撤離,塔利班震驚性地回歸,為阿富汗的故事開啟了一個新的、令人恐懼的篇章。盡管塔利班發言人宣稱,會致力於所有阿富汗人的團結和包容,但也有一些處決的報導,並有塔利班戰士挨家挨戶搜查特定群體成員-包括基督徒-的情況。這些情況,再加上對過去塔利班統治的回憶,在許多信徒心中造成了恐懼。

「恐懼主導了信徒,他們相信他們會成為下一個目標,」埃巴迪告訴《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https://www.christianitytoday.com/news/2021/august/afghanistan-christians-taliban-sat-7-farsi-dari.html)。「許多人正試圖離開...有些人轉入地下,我們聽到報告說,隨著冬天的到來,有些人正向山區走去。」

一位一直積極與親戚及好友分享福音的弟兄給SAT-7發來消息說,對他而言分享福音已經不安全了。他說:「作為基督徒,我們正處於真正的危險之中。我的家人和我都收到了死亡威脅。在這種緊急情況下,除了逃離這個國家,我沒有其他辦法。」

一個十幾歲的女孩尼莎(Nisha)告訴我們:「人們都惶恐不安,每個人都害怕和恐懼塔利班。我只有16歲,無法接受我周圍發生的一切。我現在向神呼喊;請有人幫助我們。」

 

我們的責任

埃巴迪告訴《今日基督教》,海外的基督徒必須盡其所能幫助阿富汗人,「無論是經濟、屬靈、情感,或只是單純的撤離」。但他希望基督徒能夠繼續為國內的阿富汗同胞做鹽做光。

埃巴迪用主禱文(https://www.sat7uk.org/an-afghan-pastors-prayers-for-his-country/)與SAT-7分享,外國基督徒可以如何為他們祈禱,包括耶穌呼籲人原諒敵人並為他們祈禱。在最近一期《生命的秘密》節目中,他向那些可能感到被西方拋棄的觀眾保證,耶穌永遠不會拋棄他們。「神說,祂永遠不會讓我們在困難中孤立無援,祂分擔我們的痛苦和憂傷。」他解釋說:「祂是一個好牧人,為祂的羊捨命。」

 

誰真正掌管?

另一位SAT-7廣播員塔特-斯圖爾特(Tat Stewart)牧師,分享了另一個充滿希望的長遠觀點,他在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後不久,在德黑蘭領導一個社區教會。當時,他記得與教會領袖們坐在一起,他們「彌漫著一種恐懼,即是隨著伊斯蘭共和國的到來,基督教在伊朗將會被終結」。但事實並非如此。相反,「基督教在伊朗的發展速度比地球上任何其他國家都快」。

斯圖爾特強調了這點:實際上,神-不是塔利班-才是最終的掌管者(https://www.sat7uk.org/what-is-god-doing-in-afghanistan/)。他說:「我們必須接受聖經中的真理,神將以我們現在無法想像的方式在阿富汗推進祂的國度。」

他說:「當我們祈禱阿富汗得保守、平安和自由時,我們也必須睜大眼睛,看看神的榮耀將以何種方式照耀全世界,因為神在苦難中彰顯祂的榮耀。」

斯圖爾特談到了伊朗的朋友,他們即使在監禁期間仍然見證神的「甜美存在」,雖然他不以任何方式貶低他們的苦難。

他說:「請為我們在阿富汗的弟兄姐妹祈禱,希望他們也能體驗到耶穌的甜美同在和祂的保守。懇切祈禱,奉獻金錢給那些能夠榮耀神的事工,當阿富汗難民來到你的城市時,向他們敞開你的心扉。我想成為神工作的一部分,我希望你也是如此。」

您可以通過向SAT-7 PARS捐款來支持SAT-7對阿富汗人的事工。

點擊這裡捐款。(https://www.sat7uk.org/give/

在香港可在這裡捐款 sat7hk.org/donate

這篇文章翻譯自在線文章「WHO ARE AFGHANISTAN’S CHRISTIANS?」

https://www.sat7uk.org/who-are-afghanistans-christians/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